歡迎光臨中國第一征地拆遷律師網!

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以下稱盛廷所)是北京市司法局于2007年3月批準設立的合伙制律師事務所,現有人員68人,律師45人,其中專職律師44人,兼職律師1人。

盛廷所秉執“盛邦濟世﹒廷朝致正﹒律己達人﹒師法尚德”的辦所宗旨,對客戶恪守忠誠,對業務追求卓越,致力于打造專業型、學習型律師事務所,竭力以強大的社會責任感、精湛的執業技能和優勢互補的團隊協作模式為客戶提供專業法律服務。

盛廷所自2007年成立專業律師團專注于土地及房屋領域案件代理和研究,截至目前,總計代理土地及房屋領域案件2900余件,覆蓋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港澳臺除外),涵蓋了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城中村改造等方面,涉及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案件萬余起,是國內承辦此類案件數量最多的律師事務所。

經過七年業務實踐,團隊律師掌握了豐富的土地糾紛案件實務經驗,本所已逐步成長為國內行政糾紛領域卓越的專業化律師事務所,有實力為客戶提供優質的法律服務方案。

視頻講解

盛廷專題研討:土地使用用途變更及使用權收回研究

2014年6月13日,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就"土地使用用途變更及使用權收回研究"召開專題研討會,會議由本所潘金忠律師主持。

與會律師等就閑置土地的界定、認定程序、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的變更、規劃設計條件及出讓合同變更、出讓金的補繳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溝通和探討,結合本所代理的河南某房地產開發企業國有土地使用權糾紛案件,大家紛紛從法律和司法實踐的角度提出了很多新的思路和意見建議。

律師團隊

  • 畢文強律師

    盛廷主要創立人,現為事務所主任、管理委員會主任,現任北京市律師協會物業管理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市法學會農村法治研究會常務理事,煙臺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
    先后獲得新京報"2008年度十大感動社區人物"、中會全國律師協會"2009年度優秀律師"、中國大律師網"10、11、12年度中國百強大律師"、北京市海淀區律師協會"2012年度優秀專業律師"等榮譽稱號。
    畢文強律師的執業領域為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社區物業、房地產開發及融資。

  • 潘金忠律師

    北方工業大學法律碩士,現為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管委會成員,土地法律業務部、行政訴訟業務部主辦律師,北京市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委員,北京市法學會農村法治研究會理事。
    執業以來,承辦了上百起集體土地征收、國有土地使用權流轉、建筑房地產等領域行政、民事案件,以及數十起由此引發的刑事案件。曾長期擔任《法制文萃報》法橋欄目撰稿人,多次接受中央電視臺、《競報》、《中國消費者報》等多家媒體采訪。現任北京市某事業單位、北京市某大型企業等多家單位常年法律顧問。
    潘金忠律師執業領域為行政訴訟、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房地產糾紛、公司業務。

  • 楊強律師

    北京大學法學學士,現為盛廷律師事務所管委會成員,土地法律業務部、行政訴訟業務部、社區房產部專業律師,盛廷律師事務所骨干律師之一,承辦了大量社區物業案件、集體土地征收及國有土地使用權流轉案件,擁有豐富行政訴訟實務經驗。
    楊強律師執業領域為行政訴訟、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房地產糾紛。

  • 趙傳學律師

    北京大學法學學士,現為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土地法律業務部、行政訴訟業務部主辦律師,執業以來代理多起土地相關案件,多年堅持從事法律理論與實務研究,實踐經驗豐富。
    趙傳學律師的執業領域為行政訴訟、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房地產糾紛、建筑工程糾紛。

  • 王雷律師

    北京大學法學學士,現為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土地法律業務部、行政訴訟業務部主辦律師,承辦了多起集體土地征收及國有土地使用權流轉案件,長期從事民商法學、行政法學的理論與實務研究,潛心專研法學理論,辦案經驗豐富。
    王雷律師的執業領域為行政訴訟、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房地產糾紛、建筑工程糾紛。

  • 黃瑩瑩律師

    北京大學學士,現為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土地法律業務部、行政訴訟業務部主辦律師,承辦多起集體土地征收、國有土地使用權流轉案件,辦案經驗豐富。
    黃瑩瑩律師的執業領域為行政訴訟、國有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民事糾紛。

  • 徐勇律師

    北京大學法學學士,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律碩士,現為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土地法律業務部、行政訴訟業務部主辦律師,致力于集體土地征收、國有土地使用權流轉、房地產開發以及信托與私募融資等法律的研究與實務,多次接受《人民日報》、《中國新聞周刊》、《中國經濟時報》等媒體采訪。
    徐勇律師的執業領域為國有行政訴訟、土地流轉、集體土地征收、房地產糾紛、建筑工程糾紛。

案例分析

  • 案例一

    浙江志盛測控技術有限公司訴諸暨市國土資源局確認案

    案例簡介:

    2011年8月15日,志盛測控公司與諸暨市國土局簽訂《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取得位于諸暨市浣東街道二期工業園區的國有建設用地一宗,總受讓面積為10335.5平方米。土地出讓合同約定該處土地動工開發日期為2012年2月15日之前。截至2013年4月11日,志盛測控公司在取得上述土地使用權后,無正當理由,超過合同約定的動工開發日期一年以上仍未動工開發。根據《閑置土地處置辦法》第二條第一款的規定,諸暨市國土局于2013年6月27日作出諸土資閑定(2013)1號閑置土地認定書,對該處土地認定為閑置土地。志盛測控公司不服諸暨市國土局對土地的行政確認結果,向浙江省諸暨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諸暨市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定閑置土地的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依據正確,駁回了志盛測控公司的訴訟請求。

    盛廷觀點:

    根據《閑置土地處置辦法》第四條規定,"市、縣國土資源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閑置土地的調查認定和處置工作的組織實施",因而諸暨市國土局有權對本行政區域內的閑置土地進行調查認定。志盛測控公司在非政府或者政府有關部門的行為、原因所致的情況下,因為自身原因超過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約定的動工開發日期滿一年未動工開發該涉案土地,諸暨市國土局在進行調查后,認定該宗土地為閑置土地,是符合法律規定的。志盛測控公司無正當理由,超期未對其享有使用權的土地進行開發,因而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維持國土局的認定結果是正確的。

  • 案例二

    海口市國土資源局與海南愛科制藥有限公司土地行政管理上訴案

    案例簡介:

    2006年5月31日,愛科制藥公司與海口市國土局簽訂了一份《土地出讓合同》,并于2006年10月13日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約定出讓97835.22平方米土地給愛科制藥公司,并明確項目的開發期限即開工和竣工時間以及在已開發建設面積占建設總面積比例不足三分之一或已投資額占總投資額不足25%時,未經批準中止開發建設連續滿一年的,視為土地閑置。之后市國土局將出讓土地97835.22平方米分割成三個地塊,分別頒發第007103、007104、007105號國有土地使用證。

    2011年,愛科制藥公司投資的第一期生產廠區及配套工程竣工驗收并投入使用。第二期擬建設也處在籌備之中。而2012年7月27日,市國土局開始對該公司閑置土地的情況進行立案調查,在經聽證并報海口市人民政府批準之后,于2013年7月16日作出《收回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決定書》,決定無償收回上述土地證項下的64232.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并注銷相關土地權源證明。 愛科技制藥公司不服該決定,遂提起行政訴訟。一審法院經審理撤消了該決定書。市國土局對判決結果不服,向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法院駁回了上訴請求,維持了一審判決。

    盛廷觀點:

    根據《閑置土地處置辦法》的規定,閑置土地是指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人超過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有償使用合同或者劃撥決定書約定、規定的動工開發日期滿一年未動工開發的國有建設有地。在本案中,法院之所以會撤銷該決定書,原因就在于涉案土地依據雙方約定,是作為一個整體進行開發建設。雖然該宗土地被分成三部分頒證,但雙方并未就分割后的土地面積重新簽訂出讓合同。因而愛科技公司應是根據合同約定對受讓的整宗土地進行開發建設,而其已經在受讓土地上建設了廠區,所以就出讓合同的約定而言,其并不存在未動工開發的情形。

  • 案例三

    增城巽城房地產有限公司與增城市人民政府等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

    案例簡介:

    巽城房地產有限公司通過出讓方式取得增城市石灘鎮沙田村江背洲一塊土地使用權,并取得《國有土地使用證》。2005年11月29日,增城國土房管局向該公司作出《閑置土地認定通知書》,查明涉案土地未經原批準用地的政府同意,超過《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書》第9條約定的動工開發期限,造成土地閑置,并根據《廣州市閑置土地處理辦法》第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認定上述土地為閑置土地。

    2010年3月27日,增城市國土房管局到涉案土地現場勘測,并于同年10月8日發出《擬收回土地權利告知書》,告知政府擬依法收回涉案土地使用權。2010年12月28日,增城市國土房管局作出《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決定書》,認為巽城房地產有限公司持有《國有土地使用證》的增城市石灘鎮沙田村江背洲的土地閑置時間累計超過2年,符合閑置土地收回的法定條件。巽城房地產有限公司不服廣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的結果,遂提起行政訴訟。一審法院維持了收回土地使用權的決定。增城巽城房地產有限公司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二審法院維持了一審判決。

    盛廷觀點:

    在該案中,巽城公司與增城市國土局約定:公司必須在完善受讓土地手續后一年內完成工程設計、開始施工。二年內不施工或不投資建設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十九條之規定,對用地者給予警告、罰款,直到無償收回土地使用權。并且根據《閑置土地處置辦法》第二條對閑置土地的規定,巽城公司在1997年取得該涉案土地的使用權后至今未動工開發建設,該涉案土地應當為閑置土地。因而,增城市國土房管局認定涉案土地屬于"閑置土地",且"閑置"時間超過兩年,作出收回涉案土地使用權的決定,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买乒乓球台